您现在的位置是:约彩365 > 新闻资讯 > 电力网站约彩365电力

山西变局:5000亿产业规划推动能源革命

  • 2019-10-25
  • 来源:能源杂志
今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在山西开展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的意见》,山西承担起为全国能源革命综合改革探路的新使命。

煤炭老大山西正在全力推动一场能源革命,勾勒出五千亿的产业蓝图。

山西是中国重要的新型能源和工业基地,煤炭保有储量2700多亿吨,煤层气探明地质储量近5800亿立方米。新中国成立70年来,累计生产煤炭190多亿吨,当了58年的煤老大,有过点亮全国一半灯的光辉时刻,被誉为支撑新中国发展的脊梁。

但是,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方式调整和变迁,以及全球范围内保护生态环境、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的关注,山西遭遇了结构失衡、经济停滞、生态污染破坏等切肤之痛。过度依赖煤炭单一产业的山西,在经济升级转型及低碳发展上,面临着既迫切又艰巨的挑战。

今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在山西开展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的意见》,山西承担起为全国能源革命综合改革探路的新使命。

在担纲“能源革命排头兵”的大背景下,山西如何推动能源革命,面临哪些挑战,有哪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可以借鉴?10月22日,2019年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第四分论坛就此进行了深入探讨。

本次分论坛以“新能源发展瓶颈问题探讨”为主题,由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晋能集团共同主办,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山西能源学院协办。近300名各界领导、专家学者共同聆听。山西省副省长张复明出席论坛并致辞。论坛由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王仲颖主持。

5000亿产业集群

对于如何推动能源革命,实现从“煤老大”到“排头兵”的历史性跨越,张复明指出,山西将在煤炭开采方式,非常规天然气、勘探、采掘、利用,新能源可持续发展模式,电力建设运营体制,能源消费方式,能源科技创新相关体制,能源商品流通机制以及与能源革命相关企业发展方式等八个方面进行破题性变革,着力构建清洁、低碳模式,打造能源产业良性循环新型生态圈。

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是山西能源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据了解,近三年来,山西风电、光伏装机年均增速分别为16.3%和70%。截止2019年9月底,山西省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达到2447万千瓦,其中风电1177万千瓦,光伏1001万千瓦。在全国范围内,山西的新能源装机占比达到23%,在各个省市中排在第五位。

对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山西省委财办秘书处处长柴林樑在会上透露,山西将率先在全国实现风光发电平价上网示范,大力开展新能源加储能试点示范,鼓励大型厂风、光、水、火、储多能互补,探索可复制、可推广商业发展模式。充分利用山西焦炉煤气等制氢资源丰富的优势,完善政策支撑体系,开展焦炉煤气可再生能源制氢,储氢、加氢、用氢全产业链。

他还指出,山西将实施新能源全产业链计划,鼓励建设大型企业集团为龙头的光伏、风电装备制造基地,形成向全国辐射的产业集群。未来,将不断扩展能源及相关产业链条,打造能源智能制造、生物及新材料、现代煤化工、氢能源、碳纤维及石墨烯功能储量五个千亿级产业集群。

同时,他强调,谁掌握了未来能源发展的新技术,谁就抢得了能源发展的制高点。山西将开展重大的能源科技创新,支持能源企业、科研院所和高校加快能源重大技术突破和颠覆性的技术探索,将山西打造成世界能源科技创新的策源地。

作为新能源消纳的瓶颈,储能技术发展问题备受关注。会上,太原理工大学电气与动力工程学院院长韩肖清指出,由于性价比和技术指标本身不能满足需求,现在大规模储能还没实现。从电网角度看,储能的关键技术包括多区储能-新能源协同规划技术、基于储能的新能源并网调度技术及储能并网对系统产生的影响。

她还强调,能源转型离不开人才。山西要成为能源革命“排头兵”,需要在人才培养和产学研合作上走在前面。

晋能力争能源革命排头兵

企业是能源革命和转型的主体。作为山西最大、最早的省属重点清洁能源国有企业,晋能集团也在力争成为山西省内,乃至全国排头兵。

据了解,清洁能源是晋能集团主业,涉及风力发电、光伏发电、光伏制造、光伏工程等,是山西最早开发建设运营风电、光伏发电项目的企业。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全省清洁能源装机规模、光伏制造技术和产能最大的省属企业,集团清洁能源在役在建项目总装机251.87万千瓦。

目前,晋能集团投资建设了文水、晋中两个光伏电池及组件生产研发基地,构建起2GW全球前5%先进产能,产品涵盖高效多晶、高效单晶PERC、超高效异质结等。

其中,晋能集团建设了全国首条电池转换效率突破24.73%的全球领先的量产产异质结高效光伏电池组件产线,正在推动异质结首台(套)重大技术示范工程。根据规划,未来该项目年产能将达到50MW。

据晋能清洁能源科技股份公司总经理杨立友介绍,针对超高效异质结电池,晋能的目标是在2-3年之后,将这代产品做成一个引领行业发展的下一代的主流产品,能够从现在的中试向吉瓦级的量产去发展。

对于未来发展目标,晋能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旭忠透露,晋能将建设新能源国家重点实验室,对光伏产业链前沿的关键技术进行攻关,如钙钛矿、背接触(IBC)、金属缠绕技术(MWT)、半片、叠瓦等先进的电池及组件制造技术。同时,公司将完善光伏配套产业,以控股或引进、孵化形式配套建设实施5GW产能玻璃、背板、铝边框制造项目,打造山西光伏产业集群。此外,晋能集团还将与行业领军、龙头企业在山西按照晋能集团控股模式建设逆变器、箱变等电气设备产业园区。

能源革命经验借鉴

会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首席顾问 Kaare Sandholt以《丹麦可再生能源路线图》为主题,分享了丹麦可再生能源发展历程及经验。

丹麦的能源转型始于70年代,如今,丹麦仅有1/3的电力来自化石燃料,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占到2/3。

对此,Kaare Sandholt表示,丹麦的成绩主要来自几方面的举措:一是坚固耐用的传输网络;二是电力系统的互通互联,这样可以使得丹麦的电力能得到一个容量的平衡,这对规模化使用可再生能源至关重要;三是基于市场的动态的电价。在丹麦,电价的波动可以精确到每小时。 

他还指出,在认识新能源发展上,重点是从最小化发展成本转移到最大化各种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价值上。此外,透明的、人人都可以随时获取的大数据也非常重要。一个开放的创新的数据平台可以让大大小小的能源企业都找到新的商业机会。

在过去的20年间,英国在保持经济发展的同时,二氧化碳的排放降幅达到42%。英国驻华大使馆能源政策主管韩杰(Jessica Henry)以《国际合作案例研究:英国能源转型的经验与教训》为题发表了演讲,分享了英国新能源实现绿色经济发展的三个挑战:一是可持续性,二是基础设施体系,三是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和接受度。

美国的怀俄明州的煤炭产量占到全美的40%,与山西的情况非常相似,同样也面临着经济和能源转型的挑战。

来自该州的杰克逊霍尔全球事务中心副主席内森•温特(Nathan Wendt)以《怀俄明的选择:能源与经济》为题,介绍了怀俄明州在能源和经济方面的现状。在天然气价格和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的情况下,俄怀明州煤炭产业受到冲击。其在经济多元化的探索上主要采取了两方面措施:一方面将经济中心从以能源为主转向先进制造业、农业、旅游业和户外娱乐等领域,另一方面利用丰富的风能资源,大力发展风力发电。

TAG: 原创
Top